d5wwj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線上看-第348章 綠蟻新醅酒鑒賞-jekeq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我,从西游苟回洪荒
晚来天欲雪,有客来饮酒,实在是幸事,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都是一应俱全,这里的主人,是个会享受的人。
这里和女娲与林峰所在的商贸大楼不一样,是个类似于日本民宿一样的僻静小地方,只不过也是因为太小了,反而显得看起来有点像不正规行业打游击的小房间。
一男一女,在这样逼仄的小房间内共处,实在是很难想象会在这里做什么其他的事情,但是确实,两人就只是在这里饮酒聊天而已。
天底下真的有这样无聊的人,赶赴几十里的距离,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一两个小时的车程,只是为了吃这入冬的第一碗酒。
大概也是类似于秋天的第一杯奶茶,不过对于第一碗酒来说,大有燕赵之风了。
“很多年没有见到了。”
女人首先打破了沉默。
女人,自然不是女娲,她也不可能自降身份,和另外一个男人在这样逼仄的房间内,看着窗外的雪景。
总裁追妻有点忙 小学神
“是啊,难为你了,居然没设下一个大点的房间。”男人用小碗给自己斟了一盏酒,又给女人斟了一盏。
女人浅笑着说:“怎么,地方小了不合您的心意?”
“不,我是以为,”男人斟酌着说,“你会租一个大点的房子,然后设下左右二百刀斧手在两侧,待会儿我要是有什么地方不合你的心意,就把小碗给砸碎了,两百刀斧手一齐冲出,将我砍做肉泥。”
似乎是个不错的玩笑,但是女人却并不觉得好笑。
“呵呵,你还是这样,”女人连酒也不愿意喝,“也是我没长进,不该认为会不一样,有些人就是一辈子都不会变成另外的样子的。”
男人沉默了,在来之前他想过很多,可是来了以后,却总是和想象中不太一样,女人的面孔,和以前记忆中,以及不在相见的日子里想象出来的样子,都不太一样。
所以人最好不要自己瞎想象什么东西,还是以实际为准。
“刻薄吗?”女人问道,“因为你没有说话。”
“是刻薄,但是对我来说,你并不算刻薄。”男人自顾自喝着,即使对方不喝。
女人终于端起了自己面前的小碗,无可奈何地说:“好吧。”说完,她也一饮而尽,却没有碰杯。
毕竟,大家不是夫妻,不是情侣,不适合交合之礼,不是兄弟,那就也不适合碰杯之礼。
疏远的人再见,还是各自亲近杯中的酒吧,借酒作为媒介人,赖以传话。
彻底的丢掉里了某个人,也就意味着,你再也找不回来她,因为当初丢掉所有挽回的可能性,是你自己做绝的。
也许你也是被逼的,你感觉到自己的无足轻重,没有安全感,所以下定决心是要斩断,但是人非草木,毕竟真要绝情,恐怕也只有死人才能做到。
或者说,暂时没有新的情感,来填补这一段的缺失。
“说实话,你在离开学校之后,有没有再找过我?”女人酒量并不是很好,喝了一口脸上就露出让她的相貌变得不是很可观的样态来,脸都皱到一块来了再美的女人这样都很难好看,不信的话,那也只是那些好看的女人,不愿意做出这种表情。
“是吗,你还在意这种事情,我以为那是我在梦里说过的胡话。”男人的手放在小炉子上,这个房间里有空调,但是空调也显得有些捉襟见肘。
上哪儿去找呢?反正这城市里全都是你,怎么看,谁身上都是有你的影子,可是又都不像你,让人总是郁结于寡欢难终之间,不得意那是人生常常会困在里面的。
甚至,你连一首诗都找不回来,你找不到自己已经删除的东西,那是自己敲下去的按键,从此别人那里有,你这里没有了,即使那是你自己写出来的篇章,你也再没有保存的权利。
世间竟然有这等道理,话都说出口了了,却做不到了,荒谬到了极点,要是人能因此而死的话,恐怕世间就会单纯很多,死亡实在是最为单纯最为让事情以简洁的方式解决的渠道了。
没有比这个更加简单。
所以吧,他可以找回来那个人,这是他的脸皮,但是人家也有拒绝的权力,毕竟凭什么会以为,随时转身回头,人家就在等着呢?所以给人家把希望斩断是最好的选择,先给希望,再在最怀着新的希望的关头上,切断所有的希望。
好几年才能缓过来?谁都是这样。
男人忽然抬起头,“喂,你其实,还认不认识我啊?”
“不知道啊,你是谁啊?”女人打开了小火炉,将里面的木炭翻了翻,“或者应该客气点的话,那我就说一句:滚!”
“嗯,谢谢您嘞,我还是想在这种时候,这么冷的天气里,找个暖和的地方,最起码可以暖暖身子,吃点让胃舒服的饭食,家里有个让心头上暖和的人,这是人最起码的需求哇,从人诞生以来都是这个样子的。”
“嗯,我知道哟,但是你不配哇,”女人惬意地靠在小火炉旁边,脚丫子都搭在这里,“我还从来没有把一碗水喝完以后,找不到水壶去烧新的一壶热水却不能马上喝水的窘迫,那个时候应该怎么办呢?假如你那个时候手边只有另外的一罐饮料,比如说可乐,你喝不喝呢?喝了的话,你就会更加渴,嘿,你喝不喝,你喝不喝?”
男人看着她的脚,盯着那里,有想伸出手去摸摸是不是还凉着的冲动,或许被子就在这里,要不要给她暖一暖?
还是算了吧。
“我想,我应该是刚从冷风之中,长途奔波下来的,我的躯体现在还是疲倦的,我的眼圈藏着浓重的阴影,可是我的手触摸到文字,还是忍不住本能地随着疲倦的身躯而灵动起来,为什么?是因为热爱吗?”男人说,“我想,也只是习惯,我习惯于有你。”
他刚说完,心头颤动了一下,因为自己的腿盖上了一层被子,另外有一双脚塞到自己的身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