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rhhb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笔趣-713. 東京社長看書-ystb4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
滨崎步盯着面前的人看了看,眨眨眼睛。目光有点无聊的离开他的脸,漫不经心落到他的肩膀、还有搭在桌上的手。
讀檔修仙
手腕上戴着的手表是欧米茄。是个从东京来的有钱社长。
新婚总裁很勇猛 慕嫣然
小小年纪就开始当模特,滨崎步不是那种对什么都懵懂无知的女孩。
虽说如此……
眼前这个人,真的是社长桑、是厉害的音乐制作人吗?
滨崎步想到这儿,又睁大眼睛,目光从他的手腕往上移,落到他的肩膀、重又回到那张年轻端正的脸上。
绝世王爷的烈妃
像是陪外婆看过的任侠电影里的男主角那样硬朗的一张脸。
母亲正和这个社长桑说着话,滨崎步坐在母亲旁边,暗自打量这个东京来的社长桑。忽然,被他给发现了自己正盯着看,这个社长桑的目光移到她的脸上。
目光对上,滨崎步吓了一跳,下意识赶紧垂下眼皮。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没什么可怕的。主动找上来的人可是他!于是,她又鼓起劲儿,瞪起眼睛,不甘示弱去看他——
他却早已经把视线收回去,继续和母亲说话了。滨崎步被闪了一下,忽然有点不甘心,嘟起嘴巴。
可别小瞧了我。
她像要扳回一局似的,盯着这个年轻社长的侧脸。
“我到福冈来出差,看到了……”
岩桥慎一语气一顿,改口:“看到了Ayumi酱为福冈中央银行拍摄的广告。”
先前,他跟滨崎步的母亲初次见面时,出于礼貌,用了“滨崎步桑”来称呼。结果,被她的母亲给笑着纠正,“叫名字就可以了。”
滨崎步的母亲叫章子,递过名片给岩桥慎一的时候,还落落大方的率先解释,自己的名字念“Akiko”而不是“Shoko”。
见到滨崎步的母亲,就知道她白皙的皮肤和洋娃娃似的大眼睛是来自于母亲。至于优美的鼻型和樱桃小嘴,不知道是来自父亲、还是基因突变。
滨崎步生于昭和五十三年(1978年),按曰本人记实岁的年龄算法,现在才十一岁,跟岩桥慎一相差整整十二岁。
尽管岩桥慎一自己也只有二十三岁,不是什么奇怪的大叔。
但毕竟是要去接近才十一岁、小学五年级的一个女孩,首先是要让办事员去联系滨崎步的母亲,得到许可的前提下,再由监护人陪同,在滨崎步放学以后,约定见上一面。
滨崎步的母亲昨天通过岩田屋那边的人跟岩桥慎一的办事员联系到,电话里确认过信息以后,没有立刻表态,而是说要先回去问滨崎步的意见。
滨崎步没有签童星事务所,这个当母亲的,兼职做女儿的经纪人。尽管如此,倒是并不独断专行。
但也或许反过来,是她的女儿滨崎步小小年纪就很有主见,自己不愿意的事无论如何都不会做,必须得先征得她的同意。
岩桥慎一到福冈来开演唱会,不便久留,只能抓紧时间,趁星期一下午滨崎步放学时见上一面,连夜就得返回东京。
好在滨崎步那边回话也够快,星期一上午,章子给办事员打电话,双方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远离滨崎步所念的小学地段的一家咖啡馆。
确定了福冈中央银行的模特滨崎步,就是记忆中的滨崎步,岩桥慎一比起遇到了未来大明星的惊喜,更多的其实是迷茫。
一个只有十一岁、对着镜头摆着POSE的小学生模特,和未来帅气霸气洋气的乐界天后,尽管是同一个人,但其实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岩桥慎一知道有滨崎步其人的时候,她就已经是百变的天后。但他却不知道,一个银行广告牌上的小学生模特,到底是如何成为了那个最终的完成品。
可是,他知道,这个小学生模特,拥有着那样无限的可能性。
一时的迷茫过后,他还是决定,先想办法见一见滨崎步,然后再做打算。
……
章子尽管个性开朗、不拘小节,实际上却粗中有细。看着不着调,其实一直在确认岩桥慎一的身份。是个相当合格的母亲、以及经纪人。
毕竟,作为唱片公司社长来说,他实在是年轻的过分。
经过验证,确定了岩桥慎一拿得出手的各种成绩以后,章子这才相信他,彻底放松下来。但转而,就又对这个年轻社长的来意产生怀疑。
娘子笑 安家
一个唱片公司的负责人,干嘛要关注广告牌上的一个小学生模特呢?
广告牌又不会发声唱歌……
而且,虽然女儿是比其他的小孩喜欢唱歌,每次带她去卡拉OK的时候都很高兴。不过,十一岁、连变声期都还没有开始,这种时候怎么看也跟唱片公司扯不上关系。
章子心里猜不着这个年轻的金牌制作人主动找到女儿到底是为了什么。
滨崎步自己,被冷落在一边,开始感到无聊,单手托着下巴,没什么形象的在一边听着。听到了这个东京来的社长桑是连母亲也连连称赞“好厉害!”的金牌制作人。
虽然不知道制作人都做什么工作,但是,似乎她喜欢跟着模仿的偶像WINK、还有她会在卡拉OK里唱他们歌的ZARD,都跟这位社长桑有关系。
可是,这些又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滨崎步听到岩桥慎一问章子,她今后有没有正式参加艺能互动的意愿。
章子含混其辞,“这个要看Ayu自己的想法。”
机会来了!
滨崎步终于抓住了说话的机会——以及扳回一局来的机会。
当章子这么说的时候,岩桥慎一移动目光,看向了一直在那边旁听的滨崎步,像在用目光询问她的想法。
滨崎步睁大眼睛,盯着他看。
本来就有双洋娃娃似的大眼睛,瞪起来看人,显得甚至有几分不真实。她的脸看着清纯可爱,不过,眼神却显得倔强。
岩桥慎一看着这双眼睛,不觉得她这显露出来的倔强不讨人喜欢。
“继续当模特也很好,如果能当女演员更好。”滨崎步盯着岩桥慎一的眼睛,语气漫不经心。
十一岁,连变声期都还没有开始。
听着这稚嫩的声音,岩桥慎一感到心境平和,一时之间,既不迷茫,也不觉得急躁。
“但对当歌手没什么想法。”
这句话到了滨崎步的嘴边——她本想抓住机会,从这个年轻社长这里扳回来一局,给他找一点不痛快。可是,当真的和他目光相对,却说不出口了。
岩桥慎一的目光平静温和,含着鼓励。
那不是长辈看待童言无忌的晚辈时不放在心上的包容,而是把她看作和自己同样的人的尊重。
滨崎步才十一岁,还说不出那双眼睛给她的感觉,可到嘴边的话说不出口了。
她看着岩桥慎一的眼睛,目光和软下来,但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语气,嘟囔道:“要是安排我去录唱片,也不是不能录就是了。”
岩桥慎一听了,觉得她的话怪好笑,告诉她,“唱片也不是谁也能录的。”
滨崎步撅了一下嘴,不接他的话茬。
这副模样,孩子气到家了。岩桥慎一看她这倔强的样子,不知为何,一瞬联想到了中森明菜。
联想到那个为了改善家境去当偶像、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桃浦斯达。
看着这么个只有十一岁的、八成从来没有考虑过去当歌手唱歌的小女孩,岩桥慎一也决定放轻松下来。
现在还不到时候。
但是,来这一趟,也不是只为了白白见她这一面的。
岩桥慎一想了想,去拿自己随身带的包,找出名片本,翻了一下,找到了渡边万由美的一张。
“不介意的话,请收下这个。”
岩桥慎一把名片递给滨崎步的母亲,告诉她,这是一直以来和自己合作的事务所社长的名片。
“周六和周日刚在福冈开过演唱会的DREAMS COME TRUE,经纪约就放在这家事务所名下,ZARD也和他们有合作提携,歌手之外,还有高岛礼子和稻村泉这样的女演员……”
岩桥慎一把渡边万由美的事务所跟滨崎步的母亲介绍了一下。
“事务所的社长桑,是位非常干练的女性,也很懂得和艺人的沟通之道。”岩桥慎一说。
章子收下了名片,大大咧咧的开玩笑:“就像您这样子吗?”她的年龄估计绝对不超过三十五岁,长相年轻漂亮、人也爽朗大方。
“说不定比我还要厉害。”岩桥慎一倒是不介意吹嘘自己的前BOSS,反正渡边万由美确实也当得起这样的称赞。
这种能够大方承认别人优秀的率直,反倒更让章子觉得这个年轻社长靠得住。
“渡边桑经营演员业务,和主营模特的事务所也有合作提携关系,除此之外,她名下还开设着一家演员培训班,培训班也向非事务所的艺人开放,普通人也可以去体验演技课程。”
文豪少女的二次元時代 松子不吃糖
不论是继续当模特、还是去当女演员,渡边万由美的事务所都是好选择。
“Ayumi酱的条件很不错,今后去当模特或者女演员,说不定真的能有番作为。”
岩桥慎一顺着滨崎步现在的想法说话,并不打算在这个她还对唱歌没想法的时候,强硬灌输什么当歌手的宏大梦想,只留给她一句就算想要唱歌,也可以去找他的话。
他点到为止。
这次的见面,只留下了自己对滨崎步的看好,以及自己和渡边万由美的名片。搬出渡边万由美来是必然,否则无法解释一个唱片公司社长特意要见一个少女模特的理由。
章子收下了名片,答应会认真考虑。
“今天谢谢两位能见我。”
岩桥慎一去拿桌上的账单,准备和这母女两个道别。不过,道别之前,想起件事来,又问了滨崎步一句,“Ayumi酱有什么喜欢的歌手吗?”
“可多了。”滨崎步看着他,认认真真思考,“像是WINK和光GENJI,秀树桑也喜欢。还有滚石乐队和齐柏林飞艇。”
“摇滚乐也喜欢吗?”
滨崎步点头,反问了一句,“不是很不错吗?”这语气,多少流露出一点叛逆少女的样子。
“然后,麦当娜和迈克尔杰克逊也喜欢。”
“麦当娜?”岩桥慎一正视着她。
滨崎步点点头,和他抱怨,“要是能看麦当娜的演唱会就好了。之前她和迈克尔杰克逊都在东京开了演唱会,我在电视里看到了新闻。”
“嗯。”岩桥慎一听着。
本以为话题到此结束了,没想到,最后她说:“还有中森明菜桑。”
滨崎步告诉这个初次见面的年轻社长,“我非常喜欢明菜桑。音乐也好、声音也好,品味也没得说。总之,不论哪一点都喜欢。”
岩桥慎一为她最后那句话而笑,“我也非常喜欢明菜桑。”
“真的吗?”
滨崎步眼睛一亮,“您见过明菜桑吗?”
“见过。”岩桥慎一回道。
滨崎步流露出一丝羡慕,“能见到自己的偶像真好。”
岩桥慎一付了账,和这对母女告别,先行离去。
走出咖啡馆以后,滨崎步告诉母亲,“母亲,我喜欢这个东京来的社长桑。”
章子“诶~”了一声,和女儿开玩笑,“Ayu恋爱了吗?”
夕阳照到滨崎步脸上,给她蒙上一层红色。
她想了想,又对着空气轻轻摇头,“这个社长桑有一点像父亲。”
父亲在她两岁时就离家出走,滨崎步从来没有见过父亲。偶尔,母亲交往的男朋友到家里去,但那几个叔叔,也没有给她“父亲”的印象,只是普通的、随处可见的叔叔而已。
章子喊了两声“糟糕”,笑着搂住女儿的肩膀。
这样夸张的反应,未必不是掩饰对这句话的意外,还有对女儿的疼惜。
小小的哀愁,在小小的滨崎步这里来得快去得也快。
她挽住母亲,母女两个丝毫不介意是在街头,毫不收敛的说笑着、快活往回走。
“我要告诉外婆,是个很像任侠电影男主角的社长桑。”今天出来见岩桥慎一的事,同一屋檐下的外婆也知道。
昨天晚上,母亲转述这件事时,外婆还打趣她,说不定能去东京当明星。
“想到一块儿去了!我也在想,真是个气派的人。”章子连连点头。
说笑了几句以后,滨崎步想起来,叮嘱,“名片、记得好好保管哦,母亲。”
大魔導傳 重劍銳鋒
“好的~”
章子劲头儿十足的答应着,“Ayu是想当名模、还是当能主演月九剧的女演员呢?”
“……”
滨崎步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语气,“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