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4oj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玉虛天尊》-第六百一十七章宿鈞之死鑒賞-i89tw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任鸿走在洪水间。
汹涌泛滥的洪水靠近任鸿时自动分开,他看着大水中浮沉的一具具尸体,神色复杂。
在这一刻,根本没有所谓的人族和妖族之分。所有生灵的尸骸随着洪水流动,自西向东冲向海洋。
任鸿曾经怀疑,这场大洪水是那尊名叫共工的魔神所为。也怀疑过,这场洪水或许是西北天缺出事。
但真正走入洪水中他才真正明白,这场洪水没有任何人为,是完完全全的天灾。是世界自身催生的机制,专门覆灭神农八世。
“这……就是天命?”
暖自知 新新
火影之佐傳 年熙如水
任鸿从天外下降,正巧落在恒山附近。
登临北岳,他看到山巅残留的几位仙人。三位仙家护体灵光黯淡,发丝灰白,身体散发恶臭,而他们的道果也面临着崩毁。
“衰劫?”
三位仙人看到任鸿后,露出惊喜之色。
“帝君,您回来了?”
勾陈神庭治世五百年,虽然帝君飞升上界,但神名远扬,三位仙家自也认得他的勾陈道光。
见他从洪水中走来,另一位仙家惊道:“帝君,您能从洪水行走?”
洪水充斥道劫之力,专克仙魔之体。
“我有勾陈神力加持,不惧等闲劫数。”任鸿盯着三人仙体上的一些奇怪伤痕,施展六合神通救治。
“人间到底发生什么事,为何有这般劫数?”
“不知道。”一位仙家为难道:“原本人间兴起洪水,勾陈神庭诸神有感,便下凡镇压大水,解救人间江山。可不知何故,这些神灵在洪水中法力尽消,最终被洪水淹没。”
“昆仑掌教任魁得知消息,连忙号召天下群仙治水。但这场洪水十分古怪,对凡人而言仅仅是普通大水。可对我辈神魔仙佛,却是剧毒之物。我们在治水时受到牵连,法力衰减,大道腐朽,好些同道直接轮回去了。”
仙尊歸來當奶爸 浮白三秋
任鸿默然,抬头看向天空。
他看到天空中出现的劫碑,神碑之上的第七刻度失去光彩,坍塌的裂缝布满这一刻度。同时,上方几个刻度的碎片开始下坠。
本宇宙有十二重道劫,或为天灾,或为人祸,每一重道劫都会针对仙凡,只要不证大罗,便要彻底毁灭。
“如此看,昔年天皇之厄便是太昊帝纪的道劫吗?”
任鸿心中复杂,他手中道印,身后浮现勾陈大罗天。
“尔等入我大罗天,暂且避劫。”
三仙松了口气,连忙舍去肉身,以元神道果钻入大罗天中。瞬间,他们的仙体化作灰烬。
赤黑色的劫灰扬扬洒入洪水,顺着大水消失。
任鸿继续前行,在人间寻找残留的生灵。
但仙家尚且自身难保,更遑论凡人和动物?
这一行走来,任鸿仅仅救下一百个苟延残喘的仙家同道。
最后,他来到华胥山。
天皇阁被一重五色祥光笼罩,雾霭灵光抵抗洪水侵蚀,屏蔽道劫之力。
任鸿盯着祥光,脸庞露出惊容。
“竟然——”
他快速走入华胥山,看到一些受伤的凡人在天皇阁弟子的庇护下救治。
大唐双龙传
“连山王朝的普通人?”
而且,有不少烈山嫡系子民。
“风氏救姜氏吗?”
多滑稽的一幕,两脉人族纠缠数千年,想不到在这场大劫中终于和解,携手应对道劫。
但……为时已晚。
“你到底还是回来了。”
突然,身后传来焦顼的声音。
任鸿扭头,看见焦顼右袖飘荡,仅存一只左臂。
“你这是……”
“自不量力,想要跟道劫对峙,结果连大罗仙体都伤了。”
“他呢?”
同样是情根,同样感受到自己情绪的波动。但宿钧的情根,比纪清媛的情根更加契合。
“他……”焦顼看着任鸿的表情,说不下去了。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任鸿如今的神情,他是头一次见。
即便是当年颛臾为木黎仙子流泪,脸上也仅仅是淡淡的哀伤,从来没有露出这般悲痛之态。
“我知道。他是用自己的死救下这些凡人。是……是老师逼的……对吗?”
“算是吧。”焦顼抬头望着九天青冥。
大水肆虐人间,九天被阴霾遮盖,不见天日。
“当年教主出手,压制人间所有修士晋升大罗,他自然也不例外。”
“这场大洪道劫在你我意料之外。但是昆仑山有你遗留的诸多宝物,半年前他们已经开始组织救助,将一部分凡人和公母配对的动物收入昆仑。”
“但……人间的凡人太多了。昆仑根本救不过来。”
“所以,宿钧用自己的命保下这些凡人?”任鸿眼中闪着寒光,看着不远处的那些烈山族人。
虽然任鸿也是两脉人族合流的支持者,但是要说他对这些凡人的情感……
抱歉,在他心中,宿钧比这些凡人更加重要。若非知道,纵然杀了他们,宿钧也回不来,他真想动手了。
纨绔
压下心中怒火,任鸿沉声道:“他在哪?我去见见他。”
离愁星韵之堕落者 邬孤
“跟我来吧。”焦顼带任鸿往后山走。
半道,任鸿想起一事:“天越呢?这小子作为天皇阁主,没事吧?”
“人间仙家皆入衰劫,法力消退,风天越自然也不例外。如今正在宫内闭关。他……他比宿钧要实在。”
道劫针对大罗以下一切存在,是宇宙灭劫的一次预演。但道行高深的仙家或者福缘深厚之辈,有望获取一线生机,度过道劫进入下一劫纪。
风天越也好,宿钧也罢,他们都有这个机会。
只可惜,宿钧不忍人间苍生遭劫。强行破关,以衰劫之身护持一部分凡人进入华胥山。
“天越赤子心性,但对生死之命看得很开。至于宿钧……”任鸿苦涩一笑:“他是不忍看到我们的子孙遭难吧?”
颛臾,好歹也是人族一祖,血脉广传人间。
宿钧作为颛臾转世,自然不会放弃后裔。
走到后山一处山洞前,任鸿停下脚步,冷冷看着山洞前坐化的骷髅。
“他……他……”任鸿颤声道:“为何连血肉之躯也没了?”
“你觉得人间这场洪水如何?”
“洪水中蕴含先天大道,可伤仙体……”任鸿皱皱眉,似乎明白了。
焦顼看着眼前的金色骷髅,神态悲凉。
“昆仑祭起七宝,引动隐仙七峰化作七座小世界,以这些小世界为筏,从人间救下一批生灵。那是玉清教主飞升前为昆仑遗留的底牌。”
“北斗派早前得了姬辰告诫,将九皇城化作大坝,又拿姬辰当年的道身遗蜕充当阵眼,亦庇护了一批凡人。”
“但——但是宿钧他有什么?他是从洪水中救人。”
洪水中蕴含的道劫之力对凡人无伤,却唯独克制仙魔。宿钧一次次冲入水中救人,道劫之力无异于刮骨钢刀,将他的血肉一点点刮去。
任鸿看向焦顼的右臂。
连大罗仙体都扛不住洪水道劫,更遑论宿钧?
他磕磕绊绊走到骷髅正面,
骷髅脸上的血肉同样被道劫毁去,看不到宿钧死前的神情。
exo的小宝贝 萌萌哒的城堡
任鸿伸手靠近骷髅。但在即将触碰时停下了。
收回手,仿佛只要自己不确认,他就还活着一样。
这时,任鸿看到骷髅一只手臂下垂地上,而指骨边上有两行字。
“舍我一命,成你大道。”
噗——
任鸿再也支撑不住,坐在骷髅对面,呕出一大口鲜血。
盯着骷髅,他咬紧牙根,从牙缝挤出一句话:“我的道,需要你让吗?”
眼泪打湿泥土,任鸿的手紧紧抓住土壤中。
从出生以来,哪怕灵阳县那场大变故,他都没有感受到如今这种撕心裂肺的痛楚。
悲凉、愤怒、后悔……各式各样的情绪在胸膛翻腾。
但是……但是任鸿自己又很清楚。
宿钧是自杀的,是被逼着自杀。
纵然宿钧心软,不忍后裔遭难,一心冲入洪水救人。但他为何非要逼自己到这一步?
难道他不清楚,人间苍生根本不是一人之力能救过来的?
“师兄——”
天空,一道虹光自昆仑飞来。
纪清媛看到骷髅,和骷髅对面红着眼圈的任鸿,默默停下脚步。
任鸿目光不改,仍看着骷髅,似乎在回忆宿钧的容貌。
过了一会儿,他才声音沙哑道:“师妹,你出关了?”
纪清媛收回情根,看着宿钧的道骨,眼神带着些许复杂。
情根归来,携带着一部分任鸿的大罗道韵和境界感悟。受此刺激,纪清媛终于感悟大道,跨入大罗之门。
当然,和任鸿一般,都是与天道相合的道果,难抵宇宙灭劫。
她轻声道:“师兄,节哀。”
宿钧这一死,魂魄全无。
“节哀?有何哀可节?这小子是自杀,我能做什么?”
雄霸南 华东之
任鸿苦笑。
他当然明白,宿钧救人之时便存了死志。
因为他明白,自己无法活下去。
自己几百年修行不得寸进,乃至天下所有仙家都不能跨入大罗,还不明显吗?
最毒世子妃
那位教主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他活着度过这一劫。
纵然自己躲在山上避劫,那位教主也会砸下一记玉如意,直接帮任鸿脱劫。
既如此,倒不如在死前多救几个人。
任鸿抚摸地上那八个字:“他啊……这是怨我呢。”
纪清媛连连摇头:“师兄错了,他谁也不怨,若是怨恨,又何必……”
又何必把情根度给你?
当然,有句话纪清媛虽然没说,但任鸿也知道。
宿钧如果要怨,那对象只可能是玉清教主,是他以大欺***宿钧去死。
但任鸿作为得益者,如何能说自己师尊的不死?
纪清媛亦是教主弟子,又哪里能质疑老师?
焦顼站在一侧,默默不语。
他知道宿钧的处境,倒也知道任鸿的尴尬。玉清教主一心为任鸿谋算,他如何好意思告诉任鸿:“赶紧跟我下凡,你老师为了你,要杀你弟弟。”
“傻大个?”
焦顼抬头看向小径来路,风天越阴沉着脸走出来。
“你伤好了?”
“没有。”风天越恨恨看了一眼纪清媛,低声道:“一会儿别告诉他。至于这女的……”
“她是个聪明人,放心,她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然后,风天越走上去,坐在任鸿旁边,盯着骷髅看。
少年情绪低沉,闷声问:“回头要把他葬入天墓吗?”
“不用。”任鸿收拾心情,重新站起来,同时也把风天越拉起来。突然,他眉头皱起:“你受伤了?”
风天越神色不自然,看了一眼纪清媛,然后小声说:“道劫太厉害了。”
“你先回去疗伤。只有他……”
看了一眼骷髅,任鸿淡漠道:“姑且留在这里。等我将他来世度回仙道,带他来这里看看自己的前世。看看自己前世有多蠢。”
来世?
道劫重创下魂飞魄散,血肉无存,他还能有来世?
风天越想问,但任鸿已经跨过骷髅。
每走一步,他身上气势攀升一节。
宿钧一死,双子劫天平的两端彻底失衡,任鸿独占二人气运,法力道行飞涨。
在他大罗天中修养的仙家,明显感觉到大罗天的变化。
第四重、第五重、第六重、第七重……
任鸿的大罗天变化,直接达到第八重道天。哪怕在大罗天尊中也属于上等。
“师妹,我们回昆仑。那边也庇护了凡人,我去那边瞧瞧。顺带,咱们把勾陈神庭的诸神救出来。”
纪清媛轻声道:“我来时,察觉勾陈神庭的神庭地基坠入洪水,便出手救援,将万神收入我的净世罗天修养。”
说着,她展开自己的大罗天。
一朵洁白莲花徐徐绽放,莲心之中浮现一座世界,里面缓缓飞出勾陈神庭。
任鸿身后道天张开,将勾陈神庭和诸神收下。然后罗天挂在天空,大喝道:“但凡仙神,入我道天,可避道劫!”
五色霞光覆盖九天十地,引得十五洲残留仙家神灵疯狂冲入勾陈天避难。
然后,任鸿和纪清媛来到昆仑。
看到昆仑一片狼藉,龙首岩都被人打碎,任鸿不觉皱眉:“昆仑这边的劫数比华胥山重很多啊?”
纪清媛面色不改:“为了救人,方才我出手拆了龙首岩,用来安置凡人。毕竟昆仑庇护的凡人有点多。”
任鸿隐约觉得不对,但他心情不佳,便没有追问。
纪清媛松了口气,跟着任鸿往玉虚宫走。
她心下一叹:自己总不能说,是你家那个臭小子一怒之下杀上昆仑,打算让整个昆仑为宿钧陪葬吧?
风天越一开始在闭关,但得知宿钧出事后,尤其是知道背后有玉清教主的影子,直接迁怒整个昆仑派。
他也不管昆仑派是不是在救人,直接出手灭杀昆仑弟子。
幸亏纪清媛察觉的早,及时出手阻拦,才没有酿成大祸,让任鸿处境更加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