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m01b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海賊之禍害 ptt-第一百八十一章 雜魚就是雜魚,不堪一擊。推薦-ynxiu

海賊之禍害
小說推薦海賊之禍害
鱼人海贼团的成员相继来到龙宫城通道入口处。
每一个鱼人的身上,都是沾染了不少刺眼的血浆。
尼普顿和皇子三兄弟一脸惊疑。
“我身上的血?”
琼斯举起蹼掌,抹掉脸庞上的血,冷冷复述了尼普顿所说的话。
一个鱼人海贼团干部适时将身披铠甲,昏迷不醒的右大臣拖来琼斯身旁。
琼斯毫无征兆间挥出蹼掌,刺进右大臣的胸膛里。
噗嗤!
大量鲜血从右大臣的胸膛处炸开,泼洒在琼斯的身上。
更有缕缕鲜血,飞溅在了尼普顿和皇子三兄弟的脸上。
当即,尼普顿和皇子三兄弟的瞳孔猛然一缩,难以置信看着琼斯一掌洞穿右大臣生机的举动。
琼斯缓缓拔出手臂,又是带出了阵阵血花。
“明白了吗?我身上的血,就是这么来的。”
“霍迪.琼斯,你竟敢这么做!!!”
尼普顿和皇子三兄弟愤怒看着琼斯,忽的疯狂挣扎起来,想要挣断影绳,将眼前这群杀害同胞的鱼人送进地狱里。
然而,无论尼普顿和皇子三兄弟如何挣扎,也无法挣脱这强度远胜钢铁的影绳。
“哈哈哈,真是难看啊。”
琼斯看着尼普顿那近乎疯狂的徒劳挣扎,像是在看一个小丑,不由大声嘲笑起来。
尼普顿脸上青筋毕露,眼中的怒火,仿佛下一刻就能将琼斯燃烧殆尽。
“你已经老了,尼普顿……”
田園食香
琼斯走到皇子三兄弟旁,偏头看着怒发须张的尼普顿,冷笑道:“由你带领的‘龙宫王国’,只会像狗一样去向那群连在海中呼吸都做不到的下等种族祈求安定!”
“这种无能懦弱的行为,简直就是在侮辱我们高贵的血统。”
说到这里,琼斯伸展着沾满鲜血的双臂,眼中满是戾气。
“我们可是海底的支配者啊!将那些下等种族踩在脚下,才是我们该做的事!”
“所以……从今天开始,存在已久的错误历史,将由我们来纠正,而你尼普顿,还是乖乖去死吧。”
“哈哈哈!”
琼斯仰头大笑。
尼普顿和皇子三兄弟怒极,却又无可奈何。
琼斯慢慢止住笑声,凶狠的眼神扫向尼普顿,毫无征兆的道:“看在你快死的份上,实话告诉你吧,被你们所深爱的乙姬王妃,实际上……是我暗杀的!”
“什么!?”
尼普顿眼睛睁大到极致。
反观皇子三兄弟,亦是如此。
“哈哈哈,很意外吧?”
琼斯发出快意的大笑声。
“那个女人的‘理念’太愚蠢了,除掉她,是理所当然的事。”
“霍迪.琼斯,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
尼普顿再次挣扎起来,这一次,更加疯狂。
“有能耐的话,倒是试试看啊!”
琼斯豁然出手,一掌捅进大皇子鲨星的胸膛内。
“噗嗤!”
鲜血顿时四溅!
鲨星身体一震,眼眸剧颤看着自己那鲜血横流的胸膛。
“鲨星!!!”
“皇兄!!!”
尼普顿和另外两个皇子顿时目眦欲裂。
银龙的黑科技
誘變天下or女尊 巫毒壹笑
“别着急,等会就轮到你们了。”
琼斯拔出手臂,鲨星应声倒地,鲜血横流一地。
“等我解决了你们,会即刻去杀掉白星……毕竟,她可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巨大威胁啊。”
“!!!”
……….
吉隆考德广场上。
霍金斯挥动稻草编织而成的长刀,将最后一个杂兵斩于刀下。
乌尔基姗姗来迟的一拳,顿时打在了空处,没能抢走最后一个人头。
“嘁。”
他看着倒地的最后一个杂兵,有些意兴索然。
“杂兵死完了,剩下的,就只有一个‘将’了。”
乌尔基目光一转,望向正在和布鲁克战斗的斯慕吉。
看着斯慕吉那摇摇欲坠的身姿,就是下一秒被布鲁克所斩杀,乌尔基也不会觉得奇怪。
霍金斯解掉手中的稻草刀,淡淡道:“一个即将被吃掉的‘将’……”
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乌尔基瞥了眼霍金斯。
“白胡子,天龙人,之后是四皇BIG.MOM海贼团,真不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情况。”
“你怕了?”
霍金斯不咸不淡道。
“嘿。”
—————
乌尔基反问道:“你不怕?”
霍金斯沉默不语。
战圈内。
斯慕吉重重喘着气,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本就是被莫德一刀重伤,之后还和拉斐特吉姆展开车轮战……
之所以能够坚持到现在,全凭一口无法释然的恶气。
“可恶!”
斯慕吉咬紧牙根。
布鲁克横起寒意逼人的杖剑。
数十回合交手下来,眼前这个强悍女人所展现出来的武装色、见闻色、剑技,令他受益良多。
真是强大啊。
如果是在公平条件下交手的话,也许用不了十招,我就会败下阵来。
换言之,能在几招内击败这个女人的船长,更加更加的强大呢!
“哟嚯嚯……”
布鲁克有些感慨,持剑在身前划出一道寒烟,目光停驻在斯慕吉那近似连体比基尼的穿着上。
“冒昧一问,你身上穿的,是今年最时尚的内裤吗?”
“?!”
“水分剑!”
斯慕吉愤而出手。
“哟嚯嚯……”
布鲁克的标志性笑声,回荡在吉隆考德广场的上空。
周围。
观战的众人满头黑线。
影子王座上。
莫德笑了笑。
忽然,他察觉到了从影绳那边传来的异动。
“在挣扎吗?”
莫德心想着,不由看向龙宫城的方向。
当他准备一探究竟时,异变陡生。
只见远处飞来一栋房子。
房子上站着一个身材瘦高的鱼人。
却是奔着白星公主而来的靶靶果实能力者范德戴肯。
似乎是觉得用跑的太慢,所以范德戴肯在赶来的途中拆了一栋房子,然后发动耙耙果实的能力,将房子变成拥有自动追踪功能的箭矢,扔向白星。
而他则是及时跳上房子,用这种方式赶到广场。
“哦,美丽的白星公主啊,跟我结婚吧!!!”
眼中只有白星公主一人的范德戴肯,发出雄性独有的兴奋声。
听到范德戴肯的声音,白星公主显得有些慌乱。
莫德抬头看着飞速而来的房子,伸出手捉住仍在和佩罗娜互殴的贝利。
“变枪。”
一声令下。
贝利条件反射般变成燧发枪。
莫德举枪对准空中的房子,飞快扣下扳机。
神拳王者
砰砰!
携裹着武装色的铅弹,高速旋转着飞出枪膛,穿过弥漫硝烟,直往房子而去。
“嗯?”
范德戴肯心头一跳。
当他堪堪反应过来时,携裹着武装色的铅弹,已经打在房子之上。
武装色所附带的强大冲击力,顷刻间令房子支离破碎。
“怎么回事!?这样的威力,是枪击??!”
看到脚下的房子瞬间支离破碎,范德戴肯脸上浮现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失去了立足之地的他,便是从高空中跌落下来。
砰砰!
莫德又是连开两枪。
自由落体中的范德戴肯,忽感一阵强烈的危机感,本能扭动了几下身体,想要避开打过来的铅弹。
然而,在莫德的见闻色锁定下,这般举动只能是无用之功。
蕴含着强大威力的两颗铅弹,直接将范德戴肯的双臂粉碎成血沫残渣。
“啊啊啊!”
仍在空中的范德戴肯,不由得惨叫出声。
莫德神色平静,想了想,在范德戴肯掉下来之前,又是补上了两枪,让范德戴肯双腿步上后尘,变成一堆血沫残渣。
失去了四肢的范德戴肯,就这样重重砸在广场地面上,几欲昏过去。
莫德随即松开了贝利,几个闪身来到范德戴肯身旁。
范德戴肯艰难抬起眼皮,看着来到眼前的莫德。
因疼痛感而略显扭曲的脸庞,慢慢流露出惊惧之色,哪还有刚才看到白星公主时的兴奋激动之情。
莫德低头看着惨兮兮的范德戴肯,面无表情道:“主动送上门来,真是辛苦你了。”
“!!!”
范德戴肯一惊,正想开口说话。
但莫德可没兴趣去听一个将死之人要说的话,一脚踩在范德戴肯的脸上。
嘭!
一声闷响。
范德戴肯当场失去意识。
莫德收回脚。
为了拿到靶靶果实,他自然不会在这里杀掉范德戴肯。
“罗,别让他死了。”
莫德一脚将范德戴肯踢向罗。
罗微微点头,张开领域空间,将失去意识的范德戴肯转移到身边。
从刚才那栋飞行的房子来看,这个被莫德废掉四肢的鱼人,大概率是能力者。
而莫德特意留他一命的动机,自是不言而喻。
罗心想之余,简单帮范德戴肯进行了止血处理。
莫德则是抬头看向龙宫城,感受着从影绳那边传来的异动,眉头微微一挑。
……..
龙宫城。
浑身染血,面目略显狰狞的琼斯,挥了挥手臂,甩掉多余的血浆。
在他的身前,是刚倒下不久的三皇子翻车星。
王侯列傳之大燕帝國
而在翻车星旁边,则是生死不明的大皇子鲨星和二皇子皇星。
“啊啊啊,霍迪.琼斯,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眼睁睁看着琼斯相继杀掉自己的三个儿子,尼普顿怒至疯癫状,丝丝缕缕鲜血从眼眶处流淌出来。
琼斯冷漠一笑。
身后的新鱼人海贼团成员们,却是神情复杂看着自家老大的后背。
哪怕是和琼斯志同道合的他们,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当年暗杀乙姬王妃的凶手,居然不是可恶的人类,而是他们宣誓效忠追随的老大。
现在又看到琼斯对尼普顿一族下杀手,只觉得心情分外复杂,甚至产生了质疑。
但事已至此……
能做的,就是紧跟着琼斯的步伐,一步又一步走向崭新而不同的道路!
“我已经受够了人类的丑陋嘴脸!”
“如果这是‘改革’所需要承受的代价……”
有的鱼人在心中默默想着。
琼斯自是不知船员们的想法,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在乎。
他的底气,源自于同胞和人类无法化解的仇恨。
琼斯一步一血印的来到状若疯癫的尼普顿面前,冷笑道:
“那个人类虽然破坏了我的计划,但也正是因为他,我才能轻轻松松拿下龙宫城,之后还能将‘仇恨’转嫁到他的身上……这么看来,我还真得谢谢他。”
说着,琼斯瞥一眼残留在地上乃至于珊瑚装饰品上的水迹,露出一个充满不屑意味的笑容。
“那个人类的实力很强,但又如何?终究也还是一个无法在海底生存的下等生物,所以才会做出将通道口处的海水放掉的可笑举动。”
“在这海底,只有我们才是王者啊。”
琼斯冷笑着抬起被鲜血染红的蹼掌,正准备解决尼普顿时。
“井底之蛙。”
场内,忽然响起莫德的声音。
“嗯?!”
“什么时候!?”
听到莫德的声音,包括琼斯在内,众多鱼人大吃一惊,循着声音猛然转身,看向龙宫城宫殿的方向。
只见一袭黑衣的莫德,不知何时,竟是悄无声息的摸到他们身后。
当即,所有鱼人只觉得背脊一凉。
莫德飞快扫了一眼周遭因他而起的惨烈情景,眼睛微咪,豁然间释放出一股踏过尸山血海,充斥着实质般血腥味的骇人气势。
受到意志渲染的霸王色霸气,随即席卷全场。
离莫德最近的新鱼人海贼团成员,还没反应过来,就纷纷被霸王色霸气震晕过去,接连倒地。
一息之后。
只有包括琼斯在内的十来个鱼人勉强没有被霸王色震晕过去。
但那仿佛掺杂着浓重血腥味的气场,却是让他们本能的感到了恐惧。
蹬蹬——
琼斯无法抑制惧意,本能的后退几步。
浮世碑
反观其他干部,亦是如此,被莫德的气势逼退了好几步。
“你们后退的那几步,是认真的吗?”
看着琼斯他们的反应,莫德轻蔑道:“杂鱼。”
“该死的人类!!!”
琼斯回过神来,顿时恼羞成怒,瞪大的眼睛里,顷刻间布满了血丝。
“我要将你的骨头一寸寸咬碎!”
几乎没有半点迟疑,琼斯飞快从兜里捞起一把凶药。
平常时候,他顶多只吃一颗凶药。
但仅凭这一个照面,他就深刻意识到了莫德的强大实力。
为此,就不能留有余地,所以他在短瞬之间做出了一鼓作气吃下一大把凶药的正确决定。
就在琼斯刚抬起手的时候。
一抹刀光闪出,莫德转瞬间出现在琼斯身后。
当刀光消逝时,琼斯的脑袋冲天飞起。
“诶?!”
急剧翻转的视野中,琼斯愕然看到自己的无头身体,正将握着一大把凶药的蹼掌往缺了脑袋的脖子上伸去,结果没找到嘴巴。
扑空之下,大把凶药被拍向了半空中。
“我要死了?”
看着无头身体做出来的滑稽动作,琼斯恍若身在梦中。
但已经没人再去注意他了。
尼普顿面色呆滞看着闪身来到面前,将秋水归鞘的莫德。
莫德反手向后一探,将散落过来的凶药拿在手中。
“杂鱼就是杂鱼,不堪一击。”
莫德的话,犹如惊雷般响彻于那几个新鱼人海贼团干部的心中。
杂鱼……
他们呆若木鸡,更是不敢相信发生在眼前的电光火石之间的一幕。
琼斯船长,就这样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