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5np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愛下-第249章 破除迷信的日常分享-vinam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此后大半个月,李素就宅在成都周边,每天吃着火锅烧烤。
白天巡视自己的领地,验收这两年来的种田成果。
晚上陪陪老婆,欣赏一下妻子每天对家里女乐的调教成果,享受点改良版新式雅乐。
反正在刘备回成都之前、在赵云太史慈跟孙坚周瑜交易达成之前,他也没什么别的紧迫事情可干。
蜀郡和犍为郡这两年的种田成绩也着实斐然,走了那么久,回来再看几乎都认不出来了。
都安县和郫县的都江堰流域地区,每一条河渠边上,水车都已经密密麻麻造得饱和了,一共两千多座,一半多是缫丝纺纱的,还有几百架碾米锻铁。而李素去年离开的时候,要比现在少一个数量级。
所以屈指算来,李素当初规划的“蜀锦产业链”,其实缫丝这一环节,产能已经100%建设完成了。
甚至暂时因为蚕桑不够,缫丝环节产能过剩,有时候水车空转,都没有足够的蚕茧供你缫,只能临时改装,分出一部分动力去纺麻。
这天李素刚好来到都江堰,看到这一幕时,便询问起身边陪他视察的诸葛瑾:“百姓种桑养蚕的积极性如何?桑林规模有上去么?你作为郡丞,有没有让各县每年每季上报新种桑林的规模?”
诸葛瑾也是满脸“致富经”上镜人员的标准得意之色:“当然,右将军有暇,可以去龙泉山看看,龙泉山上的旧树,都差不多快被砍秃了,全换上桑林了。都安县这边的青城山边缘,也跟龙泉山砍得差不多了,就剩南边犍为的峨眉山好些。
也多亏了尊夫人让人从《农政要术》里挑了一些页和插图,让人刻印了好几百份,给每县每乡的大户发放,我们也督导官员们劝农传授,所以很多百姓学会了‘嫁接’之法,把一些可以跟桑树混接的树木砍了一半留下桩子,还能省两年的桑林生长期。”
桑树的嫁接,就是把桑树苗枝削出一个楔形的端面,然后插到旧的其他品种的树的新鲜砍断的树桩上,桩子的截面也会另外砍出楔形凹陷的剖面,把嫁接纸条和树桩的一部分树皮对其,确保水分养分可以流通后,就有较大概率成活。
当然桑树也不是和什么树桩都能嫁接的,品种跨越比较大多半会死。李素一开始也不知道哪些品种可以,最稳的就是拿吃桑葚用的结果用桑树,跟养蚕用的产叶桑树嫁接。蔡琰当初也是跟李素闲聊时,得到了这个讯息,随手写进《农政要术》里,但没有亲手实践过。
去年诸葛瑾刚要推广嫁接时,还做了不少对照实验,结果死了几十批次好几千颗树,才总结出了一些宝贵经验,增加到《农政要术》里去。
实验的结果是:除了结果用的桑树外,还可以跟无花果树、薜荔树之类的果树嫁接。最夸张的是,他们试验后发现从南中传入的箭毒木树都可以跟桑树嫁接。
黑道老公你是谁 邻家格格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这两年里,诸葛瑾先让人把青城山龙泉山上凡是有这些树的,砍伐的时候树桩都留着,嫁接上桑树枝,这样可以比从树苗状态生长节约一两年的生长期。
那些从小树苗长起来的桑树,五年才能达到桑叶产量的巅峰,一年养三季蚕。而嫁接的桑树三年就能达到巅峰产量了。
李素也挺好奇,反正都江堰离青城山最近,他就让诸葛瑾带上一些卫兵,深入民间微服私访一下。
一行人策马来到青城山脚下,就看到一处方圆数百顷的山坡桑园,滋蔓极广,一大半都是才两年生的小树苗,还不能养蚕。一小半是嫁接的,已经开始产桑叶养蚕了,只是产量还不大,理论上再种一年多就可以达到巅峰状态。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李素:“此处是何人产业?他们田地倒也够多。”
诸葛瑾:“是杨氏的产业,杨家的几个主要名士,当年都被刘焉杀了,土地被充公不少,但还有旁支,在都安、郫县仍然有产业。不过右将军尽管放心,他们现在对大王的统治非常心悦诚服,还多次跟我表示过,很感激右将军教授他们新的致富发家之法。”
李素:“那就进去看看。”
杨家看到有诸葛瑾带人来视察,当然也早就出来迎接,见到李素,虽然不认识,但诸葛瑾一介绍,他们就纳头便拜,为首的是个年轻人,看样子还很谦恭,没有世家子弟的骄矜之色。
“不必多礼,我已不是蜀郡太守,就是念在蜀地是我曾经任职之地,回来看看你叫什么名字?现居何职”李素温和地让他们起身。
“在下杨洪,乃是白身,随族中长者在青城山耕读传家。”那年轻人礼貌回话。
“哦?不想做官么?”李素温言笑道。
杨洪:“天下大乱,蜀地却得安宁富饶,皆汉中王与右将军之赐。右将军赐下如此多的致富之术,我等能为国足兵足食,也是一样的。”
李素点点头:“附近青城山上百姓的桑园,都跟你家情况差不多么?现在的蚕茧很好卖吧?”
杨洪发自内心地感激说:“皆赖诸葛郡丞在都江堰设的那些缫丝水车,如今养蚕的百姓养多少收多少,断然没有丰年卖不出去的。三年后,所有桑树全部成熟都够。
去年桑林刚换上,树木孱弱,遭了虫害,郡丞还教导我们在桑园多养鸡,后来果然把虫害控制住了。早些年屯田的国校尉都教青城百姓在山边种萝卜养兔、冬天设置陷阱捉无处觅食的兔子。
现在树木都改成桑林了,也不养兔子了,都学诸葛郡丞教的养鸡,肉食收成比养兔子的时候还多。而且肉质鲜美——将军今日可有闲暇?既来寒舍,不可不尝,千万给治下百姓孝敬的机会。咱学做蒸鸡的锅子,还是近日来才流传开来的‘汽锅’呢,听说也是尊夫人所发明,将军一家真是奇才。”
杨洪提到的汽锅,当然是两个月前李素才刚刚发明,蒸酒精给刘备手术用的。不过蜀地的技术扩散还是快,没两个月,成都这边的读书人都知道汽锅的存在了。
估计是蔡琰又写进了《天工开物》里,虽然没有刊印,但小范围内传说扩散的。
李素本来就是来微服私访体察民情,倒也不介意尝尝百姓家在桑园养的鸡。只是他有些好奇,就一边走访观察一边问:“桑园那点害虫,养鸡的产量居然会比早年养兔子更多?怎么可能?”
杨洪笑道:“当然不光是靠害虫,还靠缫丝剥茧后,煮熟的茧子里剥剩的蚕蛹。蚕虫比其他菜虫草虫干净些,虽然人不能吃,喂鸡正好物尽其用。”
李素听了,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
蚕蛹本身也是高蛋白啊!后世人都是直接油炸吃蚕蛹的啊。也怪汉朝人没文化,居然拿来养鸡然后吃鸡……
不过考虑到如今这个时代植物油稀缺,蚕蛹如果没有大油锅炸透扎酥脆,确实看着瘆人难以下口,还是别勉强普通百姓了。
养鸡就养**,无非损失一道能量转化效率——根据生物学常识,一般在食物链上每传递一级,至少损失80%的能量效率。也就是说土鸡吃掉至少五斤蚕蛹,才能长出一斤鸡肉。
后世的白羽鸡和填鸭不算,那些是生命的奇迹,号称40%的能量转化率,不是自然界物种能比的,五斤饲料长一斤肉。
所以,李素就是随口提了一句:“告诉百姓,蚕蛹也是能吃的,只要能起大油锅炸,你们这样的大户人家可以试试,颇有野趣。”
杨洪一愣,也不否认,就吩咐人再去起个油锅。当然他家不可能跟李素一样用铁油锅,而是砂锅里放油的那种油锅,还是动物油,跟做煲仔饭似的。
李素视察了一圈青城山桑园,回到杨家的院子里,杨洪已经备好了午膳,恭恭敬敬请李素用膳,他自己还先切了几块鸡肉捞了几个炸蚕蛹当面吃给李素看。
“喀兹~”诸葛瑾心惊胆颤地看着李素嚼了几个酥脆的蚕蛹,似乎没有什么不好的表情,才跟着也试吃了起来,随后就发现也没什么不好。
“原来蚕蛹还能吃,真是没想到,就是太费油了,脆是真的脆,就撒了点盐吧?再撒点小茴香粉就更好了。”诸葛瑾赞不绝口。
李素一边嚼着蚕蛹一边说:“何止是蚕蛹,其实前些年北方蝗灾,那些蝗虫要是炸了,或者没有油就直接火烤,也是能吃的。灾年百姓流离失所,饿殍千里,要是知道蝗虫能吃,好歹也能稍微少死几成人。”
李素嘴里这么说,心中却是想起了被他和刘备推迟到194年的北伐计划。
他原本之所以希望193年北伐,也是不想看到关中百姓遭到194年的连番灾异、而头顶上还是李傕郭汜这种暴君统治。
194年关中春天就大地震,还震了几次,后面大旱灾大蝗灾,关中人口持续五年的疯狂锐减,就是从那一年开始的。《后汉书》和《三国志》上都写了不少,主要是强调汉献帝的朝廷就是因为地震蝗旱三重打击实在扛不住了,长安一石米五万钱,才导致的次年195年东迁想回雒阳。
而历史上一直到唐朝唐玄宗的时候,中国的普通百姓都认为蝗虫是天降神虫,是天意示警人君的灾异,是不能打也不能吃的,抗击蝗灾也更消极。《唐书》明确写了玄宗时候的宰相姚崇力荐抗击蝗灾,破除迷信,才改变了这一传统。(野史故事上还记载了姚崇劝李隆基当众吃油炸蝗虫,但正史没写,可能是文学美化修饰的结果)
所以汉末肯定是没有人来破除这个迷信了。
这个时代没有姚崇,到时候就让李素来干吧,反正他本来就写了《驳灾异论》,全天下就属他对董仲舒的“天人感应”、“蝗灾也是上天对人君失德的警告”驳斥得最彻底,这种事儿舍我其谁。
就先从吃蚕蛹开始破除迷信做铺垫吧。
吃完炸蚕蛹后,李素又尝了尝蚕蛹喂养出来的汽锅鸡。那黄澄澄油亮亮的鸡汤,虽然一看就知道胆固醇爆表,但闻着就真是香啊。
“滋溜~哈~”李素反复吹凉后吸了一口,长长叹息了一声。
不错,有内味儿了。